英国大学校长如何当因人而异

2012-08-31 13:06:14

近来国内一批大学相继换帅,有新任校长提出任校长期间不申报新课题、不新带研究生“两不”承诺,还有新任校长提出“四不”,加上了不申报任何教学科研奖和个人不申报院士,这些承诺在中国大学校长权力屡屡越界干扰学术的大背景下赢得媒体一片叫好声。

然而应该注意到,有些文章过于渲染了大学校长的“几不”做法,比如提出应该把“几不”形成硬性制度,或随意发挥说哈佛牛津等世界著名大学校长就是只做管理不搞科研。最近一年多时间里,发现英国大学并不是所有校长都只做与校长职务相应的管理工作,也有校长还在根据自身和学校的具体情况,从事科研、教学及兼职等各方面活动。

英国校长不都只做管理

牛津大学校长安德鲁·汉密尔顿是一名化学家,他曾是美国耶鲁大学教务长,后被牛津聘为校长。他说,无论在耶鲁还是牛津,同时做管理和科研都是非常困难的,但他仍在做科研。“我努力去平衡这两方面,因为对我来说,保持一定的科研活动非常重要,我在牛津每个星期都会花些时间与我的研究小组会面。”

他提到这对当校长也有好处:“这可以帮我了解牛津的科研人员通常会遇到些什么困难,我认为这对担任校长这个职务非常重要。”

剑桥大学校长莱谢克·博里塞维奇则采取了“两不”的做法。他说:“我现在不直接做科研了,也不再带学生,集中精力管理学校。”

在记者已经采访过的11位英国大学校长中,既有与汉密尔顿一样在担任校长同时还从事其他工作的校长,也有与博里塞维奇一样明确表示集中精力做好本职工作的校长。

有意思的是,帝国理工学院校长基思·奥尼恩斯采取了一种调和做法。他说:“我现在用几乎百分之百的工作时间来管理学校,但利用自由时间来阅读论文,保持与科学界的同步。”他强调,作为一所以理工科为主大学的校长,关注科技界的进展显然非常重要。

校长们还干些什么

值得说明的是,记者采访的11位校长的头衔虽然各有差异,但都是各自学校负总责的管理者。那么,其中几位不只做本职管理工作的校长,究竟还干些什么?

首先是继续保持研究,前面提到牛津大学校长汉密尔顿以及记者采访的其他几位校长都是这样。

与研究相关的还包括担任学术期刊的编辑评委,约克大学校长坎托就从事这方面的工作。坎托不无遗憾地提到:“以前我是十多种期刊的编委会成员,自从当校长以后,就压缩到只当一种期刊的编委了。”

有些校长还在其他机构担任职务,如坎托是英国皇家工程院的副主席、伦敦商学院校长李柯曼是英国国家审计署的非执行主席、爱丁堡大学校长奥谢是英国联合信息系统委员会的主席。

奥谢说:“这个委员会掌管着英国所有的超级计算机,我作为一名计算机科学家,也通过这个途径与学术界保持联系。”

当然也还有校长坚持奋战在教学一线,诺丁汉大学校长就还在给一年级本科新生上课。这位校长说:“这门‘当代经济问题’课程是针对新生的每周一次的大课,我非常高兴能通过这种方式与学生们保持联系。”

大学校长怎么做也应百花齐放

从上述情况可以看出,英国大学的校长怎么当并没有一个硬性的条条框框,有些校长愿意集中精力做管理,也有不少校长同时从事各种其他工作。

有必要指出的是,所有接受采访的校长都认为学术非常重要,也都认为校长的本职工作是应该放在第一位的,如果能兼顾最好,实在不能才放弃研究。伦敦大学学院校长格兰特说:“我在当校长的第一年试图同时兼顾两者,后来认识到我做不到,才放弃了研究,这是我当校长最大的遗憾。”

他说:“有些人可以同时兼顾两者,我觉得这还是要看研究的内容和学校的情况。”

诺丁汉大学校长表示这是个人选择的问题,他说:“作为校长,我们都有非常繁忙的工作任务,都需要在各项事务之间做出选择,列出优先级。”就连给本科生上课这种与大学校长的工作本质“教育”相一致的事情,他也表示凑巧是自己的优先级和“个人选择”,无法评论是否所有校长都应该这样。

显然,因人而异是校长们在如何当校长这个问题上的共识。人们都知道大学之中的学术讨论需要百花齐放,而在大学校长怎么当这个问题上,也应该让校长们根据各自情况百花齐放。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 2016 京ICP备11016124号-6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300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